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贾锐律师普法先锋

 
 
 

日志

 
 

学者的迷失——读龙宗智与贺卫方  

2006-08-09 12:58:22|  分类: 心灵火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浏览北大法律信息网,拜读了龙宗智校长的新作《把院长改个称谓试试》和贺卫方教授的新作《大学之道:内地与香港》。

   龙校长顺着“循名责实”的思路,提出将中国法院院长改称为“首席法官”,理由如下:

       1、有利于改革法院内部结构和管理方式,改变按职务等级对审判工作实行行政化管理的弊端。

       2、有利于院长办案,熟悉审判业务,而且带动全院业务。

       3、有利于贯彻法官法,防止将外行派到法院当领导。

       4、有利于减少副职,使法院“领导精干”。

 

贺教授针对近年来香港地区的大学进入内地招生,分流优秀生源,可能迫使北大清华沦为二流大学的担忧,指出中国大学教育的几个弊端:

1、大学的官僚化。

2、开放程度低下。

3、私立大学不发达。

4、教育内容虚浮。

 <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看完这两篇文章,我深深钦佩两位学者忧国忧民的责任感、深刻的洞察力、广博的知识、鲜活的创意。但作为一名律师,钦佩之后,也同时感受到两位学者一样的迷惘、相同的迷失,那就是忽视可操作性,甚至对自己建议的可操作性缺乏起码的信心。其表现如下:

      

1、龙校长在他文章的末尾自嘲道:“学者往往把事情理想化、简单化了。改一个称谓,改一套制度,外部条件,内部需要,方方面面要照顾到,而你能照顾到吗?再说有的人做事太会敷衍,名称改了,内里照样,换汤不换药,管他说不说得过去。所以,你先生还是悠着点吧。”

我认为这个结尾和这种想法都没有必要。学者提出了好的建议,应当相信这个建议是能够实施的,只要花足够的时间、团结更多的人来推动。无论现实如何无奈,也不需要为自己的主张留这样的后路。

2、贺教授提出很多尖锐的问题,主要是以西方的大学运行机制为参照。众所周知,东方和西方的文化传统区别很大,中国民众的整体素质和民主自由意识和西方发达国家民众差距也很大。贺教授在提这些问题的时候,显然没有考虑西方这些做法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在当今中国实现的问题。

我在这里无意争论是否要“全盘西化”或“大部分西化”的问题,但可以肯定,在未来的十年之内,主张“全盘西化”在中国社会绝大所数的领域不会根本性的进展,大多数人对“全盘西化”的疑虑不会从根本上消除。因此,我对于动辄以西方为参照,提出一大堆问题的思维方式,一方面认为很有启发性,另一方面也认为这不是解决中国当前问题的根本之道。以龙校长和贺教授的眼界,看到的具体矛盾必定很多,我诚恳地希望,两位学者和其他的学者,能够兼顾西方的启发与中国的传统及现状,在提出问题的时候多考虑可操作性有多强;在提出问题之后坚定地宣扬和推行自己的主张。

诚然,学者的研究偏重于理论,学者有几篇纯粹探讨理论而不考虑实际的文章,实属正常。但如果翻出一位学者文集,大多数都是“坐而论道”的清谈文章,那么这样的学者对当代中国社会的发展贡献大多有限,而且现在这样的学者太多了。

总的来说,我认为龙校长和贺教授都是关注实际的学者,这两篇文章也都是针砭时弊的佳作。不过我仍然呼吁包括他们两位在内的广大学者,对理论研究结论的可操作性和推广实践再关注一些、再坚定一些。

贾锐律师 gongsihetong@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7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